西凤酒小车梦断,华晨五年后回购新晨引力水井

2019-09-12 02:22栏目:车型图库
TAG: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5年前,五粮液以外行人身份借华晨汽车之力一脚踏入汽车业。5年后,华晨汽车再以高价从五粮液手中买回原来的股份。“一个是为了缩短战线,集中精力做好酒主业,另一个是为了全国市场布局,做强做大西部汽车市场,最终回归A股”。正是出于不同的图谋,促成了这一单5年前就已埋好线的姻缘。

用更高的价格把6年前卖出去的发动机公司再买回来,看似华晨集团做了一笔不划算的生意,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这步棋背后华晨集团另有图谋。

核心摘要:用更高的价格把6年前卖出去的发动机公司再买回来,看似华晨集团做了一笔不划算的生意,不过在分析人士看 用更高的价格把6年前卖出去的发动机公司再买回来,看似华晨集团做了一笔不划算的生意,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这步棋背后华晨集团另有图谋。而对另一位当事主角五粮液集团来说,这笔交易意味着五粮液长达五年的造车梦基本告一段落。6年后的回购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7月12日发布成交公示显示,南邦投资有限公司以3.55亿元受让绵阳新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50%的股权。新晨动力有两大股东,分别为五粮液集团子公司普什集团控制的新华内燃机股份有限公司和华晨集团,各占50%股份。根据今年5月19日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发布的公告,新晨动力50%股权的转让方是新华股份。此举意味着五粮液集团长达五年的造车梦暂告一段落。2006年8月,五粮液集团进军汽车行业,华晨集团旗下申华控股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绵阳新华内燃机集团有限公司将所持新华股份95.00599%股权,作价3.92亿元转让给四川省五粮液集团的宜宾普什集团有限公司和绵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五粮液集团通过从华晨集团接手新华股份,进入汽车核心部件的发动机领域。但是在参股新晨动力5年后,五粮液集团却打算退出汽车发动机领域。今年5月19日,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发布公告称,以生产491汽油发动机着称的新晨动力50%股权挂牌转让,挂牌价为3.55亿元。五粮液集团对于退出汽车行业的原因讳莫如深,但业内人士分析,与五粮液收缩战略有关。根据五粮液发布的2010年年报,2011年五粮液的重点依然在白酒产业上。民族证券研究中心分析师曹鹤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坦言,当时五粮液收购新晨动力有一定历史背景,2006、2007年家电等行业企业纷纷进军汽车行业,包括春兰、中集等企业都有所动作,根据华晨集团的战略布局,在当时高管动荡清理资产时决定将西部生产基地新晨动力卖掉,双方一拍即合。当时,五粮液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机会合适,将考虑进入整车领域”。2009年3月份,华晨金杯绵阳分公司获批,而该公司正是由五粮液集团旗下普什集团与华晨金杯汽车的合资企业。11月28日,由五粮液集团和华晨汽车集团共同投资18亿元的绵阳新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绵阳新华内燃机股份有限公司50万台动力轴承项目在绵阳正式启动。至此,五粮液集团完成了“造车梦”中的关键一步。根据2006年华晨和五粮液的框架协议,后续的冲压车间等建设都将由五粮液集团负责,将生产皮卡及金杯品牌系列越野车、轻客、轻卡等。除了华晨金杯绵阳分公司外,五粮液旗下的普什集团也成立了汽车零部件公司,该公司以生产塑料类产品为主,同时涉及模具制造、化工、建材、汽车零部件等。不过,五粮液的造车行动从此在大众的视线中消失,直至此次的股权转让行为出现。“但是汽车行业是一个周期性较长的行业,车市三年左右便出现高峰低谷的更迭,2008年车市出现下滑,当初进军汽车行业的业外企业纷纷败走,五粮液集团收缩战线可能源于此。”曹鹤坦言。但五粮液的转让条件十分苛刻。公告显示,第一,受让方应为依法设立且合法存续的境内外企业法人,具有10年以上汽车发动机制造行业投资管理经验,目前持有汽车发动机制造企业50%或以上的股权;第二,受让方或其关联方应为汽车整车制造大型企业,上年度具有30万辆以上整车的生产、销售规模,在四川省有整车投资控股项目;第三,为了给企业带来汽车发动机技术发展和国际合作的机会,受让方或其关联方应具备与国外汽车制造商的合作项目;第四,本项目不接受联合受让。公告期满时,仅征集到南邦投资一家意向受让方报名申请受让,成交价3.55亿元,与挂牌转让价相同。资料显示,南邦投资是注册在百慕大的华晨汽车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资金压力无论此次转让新晨动力是否意味着五粮液集团造车梦破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资金充裕的五粮液集团为缺钱的华晨集团提供了发展资金。根据2006年华晨集团与五粮液集团达成的股权转让合同,华晨集团旗下的申华控股将从转让过程中获得约1155万元的利润。受此影响,公告公布当日,申华控股涨0.17元,涨幅为8.63%。华晨汽车集团高层当时曾公开坦言,通过与五粮液集团的携手,能补充华晨的资金链,加快华晨的南方基地建设。不仅如此,五粮液集团方面当时还同意,在发动机的销售上对华晨集团给予保护,当新华股份的利益与华晨集团的发展战略发生冲突时,新华股份不向华晨集团的竞争对手销售发动机。时隔六年,华晨集团再次从合作伙伴手中买回这个位于西部的发动机工厂,在曹鹤看来,短期来看更多是出于战略考虑,“新晨动力近一两年的业务一般,下一步关键要看华晨能否把西部基地打造起来,因为新晨动力主要向华晨集团西部的整车工厂供货,除非打通上下游,否则前景并不理想。”国泰君安分析师张欣也认为,此举与华晨集团的现有战略有关,按照华晨集团“北有沈阳、南有绵阳”的战略布局,推进西部战略是提振华晨业务的支撑点。根据公开资料,落户四川绵阳的华晨南方基地于2007年6月25日启用,投资5亿元、年产能9万辆的一期工程于2009年6月30日竣工,目前共有四款车型投产,分别是SUV金杯霸道009、皮卡金杯西部大力神、微面金杯海星、微卡金杯西部牛仔。对于为何回购,本报截稿前,华晨集团并未给记者明确答复。事实上,华晨集团目前的资金链仍然捉襟见肘。华晨中国最新的年报显示,2010年该企业实现营业收入89.48亿元,比2009年的61.49亿元增长45.5%,利润额达到14.64亿元,扭亏为盈,2009年华晨中国亏损500万元。但财报上的扭亏为盈却是基于对亏损业务中华轿车的成功剥离。中华轿车业务一直拖累华晨汽车,为此,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一度押宝利润更高、市场竞争并不激烈的专用车市场。金杯和华晨宝马是目前华晨集团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2010年华晨中国财报显示,华晨宝马对华晨中国利润增长的贡献率提升了152%。华晨的图谋华晨集团旗下有三个上市公司,分别是ST金杯、申华控股和华晨中国,但三家上市公司对于纾解华晨汽车资金压力的能力有限。一直以来,祁玉民始终在为盘活三家上市公司,实现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相结合辗转腾挪。曹鹤认为,不排除今年华晨集团顺利回归A股的可能,因为前几年华晨汽车把壳资源已经清理干净,主要问题是中华轿车盈利能力差,目前中华轿车已经被剥离出去,具备了回归A股的条件。事实上,华晨集团近年来一直在寻求合适的机会回归A股市场,扩大融资渠道。今年5月,华晨中国公告披露,其全资子公司以3亿元收购了大连华夏北方投资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全部华晨金杯股份。通过这桩交易,华晨中国合计将持有华晨金杯60.9%的股权,剩余的39.1%股份仍由原股东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持有。此举意味着一直依赖与宝马的合资公司所带来的大量收入,将其作为主要利润增长点的华晨中国,正试图提高轻型客车业务在其整体收入中占据的份额。

五粮液转让新晨动力50%股权

而对另一位当事主角五粮液集团来说,这笔交易意味着五粮液长达五年的造车梦基本告一段落。

正如5年前五粮液要做汽车业一样轰动,五粮液近日成功转让绵阳新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50%股权引起了业界巨大关注。

6年后的回购

近日,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一则信息称,绵阳新华内燃机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绵阳新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50%股权已成功转让,转让价与挂牌价相同,为3.5465亿元,受让方为南邦投资有限公司。

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7月12日发布成交公示显示,南邦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南邦投资”)以3.55亿元受让绵阳新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下称“新晨动力”)50%的股权。

此次五粮液的转让条件十分苛刻。“这些公开条件中其实是有目标地限制外方介入的,这就注定了其受让方非南邦投资有限公司不可。”有业内人士分析说。

新晨动力有两大股东,分别为五粮液集团子公司普什集团控制的新华内燃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股份”)和华晨集团,各占50%股份。根据今年5月19日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发布的公告,新晨动力50%股权的转让方是新华股份。

的确,公告期满后,只收到南邦投资一家竞投资料。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南邦投资是注册在百慕大的华晨汽车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绵阳新华内燃机股份有限公司是五粮液集团旗下子公司普什集团的控股公司,其中绵阳新华内燃机和南邦投资各持有50%的股份。此次转让成功后,南邦投资所持股份将从50%升至100%.

此举意味着五粮液集团长达五年的造车梦暂告一段落。2006年8月,五粮液集团进军汽车行业,华晨集团旗下申华控股(600653.SH)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绵阳新华内燃机集团有限公司将所持新华股份95.00599%股权,作价3.92亿元转让给四川省五粮液集团的宜宾普什集团有限公司和绵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五粮液造车梦折翼

五粮液集团通过从华晨集团接手新华股份,进入汽车核心部件的发动机领域。但是在参股新晨动力5年后,五粮液集团却打算退出汽车发动机领域。

事实上,除了新晨动力发动机厂之外,五粮液另外还投资了3亿元成立普什机械集团,主攻汽车零部件方面,其覆盖件、电子磨具等已被重庆长安、一汽、天津丰田、成都丰田及广州本田等多家汽车厂家使用。但和五粮液由来已久的造车梦相比,普什在汽车零部件方面的成就不足以支撑其梦想。于是,从2006年开始,五粮液和华晨接洽。2006年8月,华晨集团、五粮液集团和四川省绵阳市在绵阳签署框架协议,华晨集团将新华集团46.5%的股份转让给五粮液,7%转让给绵阳市政府,自身留下46.5%.至此,五粮液完成了“借壳造车”的第一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而后股权再次转让,普什最终拥有了50%的股权。

今年5月19日,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发布公告称,以生产491汽油发动机(曾连续10年产销全国第一)著称的新晨动力50%股权挂牌转让,挂牌价为3.55亿元。

“五粮液当初进军汽车业,本身就带有很浓的投资色彩。”有酒行业的资深专家认为,2006年前后,由于酒业上涨空间不大,五粮液为寻找下一个利润增长点,四处寻找好的投资机会。而当时正处于爆发期的汽车业吸引了五粮液的注意。

五粮液集团对于退出汽车行业的原因讳莫如深,但业内人士分析,与五粮液收缩战略有关。根据五粮液(000858.SZ)发布的2010年年报,2011年五粮液的重点依然在白酒产业上。

事实上,在汽车行业水涨船高的带动下,五粮液经营的新晨动力这几年业绩不错。2011年4月12日核准的新晨动力评估价值分别为,总资产197929 .34万元,总负债1 2 6 9 9 8 .4 4万元,所有者权益70930 .90万元,标的物对应价值35465.45万元。2011年1-4月该公司主营业务78911万元,主营业务利润10894万元,净利润9390万元。

民族证券研究中心分析师曹鹤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坦言,当时五粮液收购新晨动力有一定历史背景,2006、2007年家电等行业企业纷纷进军汽车行业,包括春兰、中集等企业都有所动作,根据华晨集团的战略布局,在当时高管动荡清理资产时决定将西部生产基地新晨动力卖掉,双方一拍即合。

不过,今年以来,政府多方限制汽车消费,不但提高了汽车准入门槛,而且对新汽车生产厂的审批非常严格。若五粮液要想获得整车生产资格仍然有一段较长的路要走。

当时,五粮液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机会合适,将考虑进入整车领域”。2009年3月份,华晨金杯绵阳分公司获批,而该公司正是由五粮液集团旗下普什集团与华晨金杯汽车的合资企业。11月28日,由五粮液集团和华晨汽车集团共同投资18亿元的绵阳新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绵阳新华内燃机股份有限公司50万台动力轴承项目在绵阳正式启动。至此,五粮液集团完成了“造车梦”中的关键一步。根据2006年华晨和五粮液的框架协议,后续的冲压车间等建设都将由五粮液集团负责,将生产皮卡及金杯品牌系列越野车、轻客、轻卡等。除了华晨金杯绵阳分公司外,五粮液旗下的普什集团也成立了汽车零部件公司,该公司以生产塑料类产品为主,同时涉及模具制造、化工、建材、汽车零部件等。

“这是否意味着五粮液就要放弃造车梦?”对酒行业深有了解的新华信分析师认为,过去,五粮液以实施多元化投资来增加利润,但这几年已开始对庞杂的投资进行大幅度清理,而汽车业今年就开始出现增长缓慢迹象,退出汽车发动机领域很可能是暂时的考虑。但五粮液的“造车梦”由来已久,也不排除五粮液先丢芝麻再换西瓜的做法。(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不过,五粮液的造车行动从此在大众的视线中消失,直至此次的股权转让行为出现。

华晨一出为资金,一入为开源

“但是汽车行业是一个周期性较长的行业,车市三年左右便出现高峰低谷的更迭,2008年车市出现下滑,当初进军汽车行业的业外企业纷纷败走,五粮液集团收缩战线可能源于此。”曹鹤坦言。

而华晨集团一出一进的原因,其实与其自身所处的汽车竞争业态是密切相关的。

但五粮液的转让条件十分苛刻。公告显示,第一,受让方应为依法设立且合法存续的境内外企业法人,具有10年以上汽车发动机制造行业投资管理经验,目前持有汽车发动机制造企业50%或以上的股权;第二,受让方或其关联方应为汽车整车制造大型企业,上年度具有30万辆以上整车的生产、销售规模,在四川省有整车投资控股项目;第三,为了给企业带来汽车发动机技术发展和国际合作的机会,受让方或其关联方应具备与国外汽车制造商的合作项目;第四,本项目不接受联合受让。

2006年,正居于汽车业发展上升过程中的华晨资金紧缺。当时由于与五粮液集团达成转让,华晨旗下的申华控股从转让过程中获得约1155万元的利润。

公告期满时,仅征集到南邦投资一家意向受让方报名申请受让,成交价3.55亿元,与挂牌转让价相同。资料显示,南邦投资是注册在百慕大的华晨汽车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五年后,华晨从五粮液手中买回这个位于西部的发动机工厂,也与其现有战略有关。华晨方面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这几年来,华晨汽车一直在打造“北有沈阳、南有绵阳”的全国市场战略布局,而推进西部战略是提振华晨业务的支撑点。

资金压力

汽车行业分析人士贾新光认为,“过去,华晨一直依靠与宝马的合资公司所带来的大量收入,现在看来,华晨若能在西部市场抓住机会扩张,则有可能提高轻型客车业务所占比例,为其公司未来发展提供更大的后盾。”这几年中国汽车业迅猛发展时,华晨集团却囿于资金链捉襟见肘而裹足不前。

无论此次转让新晨动力是否意味着五粮液集团造车梦破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资金充裕的五粮液集团为缺钱的华晨集团提供了发展资金。

事实上,华晨中国正加大对金杯客车的掌控权。其全资子公司最近以3亿元收购了大连华夏北方投资公司所持有的全部华晨金杯股份。通过这桩交易,华晨中国合计将持有华晨金杯60.9%的股权,剩余的39 .1%股份仍由原股东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可以看到华晨中国正试图提高轻型客车业务在其整体收入中占据的份额。

根据2006年华晨集团与五粮液集团达成的股权转让合同,华晨集团旗下的申华控股将从转让过程中获得约1155万元的利润。受此影响,公告公布当日,申华控股涨0.17元,涨幅为8.63%。

但在民族证券分析师曹鹤看来,华晨集团此次回购股权也不排除为以后回归A股做准备。相比于国内目前的汽车企业而言,华晨集团旗下的ST金杯(600609.SH )、申华控股和华晨中国三个上市公司对于缓解华晨汽车资金压力的能力有限。而目前中国政策正推行的“以兼并重组方式鼓励做强做大”更是给华晨巨大压力,如何通过上市获得资金,为后续发展提供保障,这或许是华晨高层考虑更多的问题所在。

华晨汽车集团高层当时曾公开坦言,通过与五粮液集团的携手,能补充华晨的资金链,加快华晨的南方基地建设。

不仅如此,五粮液集团方面当时还同意,在发动机的销售上对华晨集团给予保护,当新华股份的利益与华晨集团的发展战略发生冲突时,新华股份不向华晨集团的竞争对手销售发动机。

时隔六年,华晨集团再次从合作伙伴手中买回这个位于西部的发动机工厂,在曹鹤看来,短期来看更多是出于战略考虑,“新晨动力近一两年的业务一般,下一步关键要看华晨能否把西部基地打造起来,因为新晨动力主要向华晨集团西部的整车工厂供货,除非打通上下游,否则前景并不理想。”

国泰君安分析师张欣也认为,此举与华晨集团的现有战略有关,按照华晨集团“北有沈阳、南有绵阳”的战略布局,推进西部战略是提振华晨业务的支撑点。

根据公开资料,落户四川绵阳的华晨南方基地于2007年6月25日启用,投资5亿元、年产能9万辆的一期工程于2009年6月30日竣工,目前共有四款车型投产,分别是SUV金杯霸道009、皮卡金杯西部大力神、微面金杯海星、微卡金杯西部牛仔。

对于为何回购,本报截稿前,华晨集团并未给记者明确答复。

事实上,华晨集团目前的资金链仍然捉襟见肘。华晨中国最新的年报显示,2010年该企业实现营业收入89.48亿元,比2009年的61.49亿元增长45.5%,利润额达到14.64亿元,扭亏为盈,2009年华晨中国亏损500万元。

但财报上的扭亏为盈却是基于对亏损业务中华轿车的成功剥离。中华轿车业务一直拖累华晨汽车,为此,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一度押宝利润更高、市场竞争并不激烈的专用车市场。

金杯和华晨宝马是目前华晨集团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2010年华晨中国财报显示,华晨宝马对华晨中国利润增长的贡献率提升了152%。

华晨的图谋

华晨集团旗下有三个上市公司,分别是ST金杯(600609.SH)、申华控股和华晨中国,但三家上市公司对于纾解华晨汽车资金压力的能力有限。

一直以来,祁玉民始终在为盘活三家上市公司,实现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相结合辗转腾挪。

曹鹤认为,不排除今年华晨集团顺利回归A股的可能,因为前几年华晨汽车把壳资源已经清理干净,主要问题是中华轿车盈利能力差,目前中华轿车已经被剥离出去,具备了回归A股的条件。

事实上,华晨集团近年来一直在寻求合适的机会回归A股市场,扩大融资渠道。今年5月,华晨中国公告披露,其全资子公司以3亿元收购了大连华夏北方投资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全部华晨金杯股份。

通过这桩交易,华晨中国合计将持有华晨金杯60.9%的股权,剩余的39.1%股份仍由原股东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持有。

此举意味着一直依赖与宝马的合资公司所带来的大量收入,将其作为主要利润增长点的华晨中国,正试图提高轻型客车业务在其整体收入中占据的份额。

版权声明:本文由黄大仙精准资料大全发布于车型图库,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凤酒小车梦断,华晨五年后回购新晨引力水井